澳门新葡萄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 文学
视力保护:
冬菜记忆
来源:东电一公司   作者:于学文   日期:2018-10-30   字号:[ ]

  又到了贮藏冬菜的季节,可百姓家里贮藏的白菜、土豆、萝卜等过冬菜却越来越少。因为蔬菜大棚的出现,一年四季都有各种各样的“时令”蔬菜上市,而且价格也不是很贵,人们再也不必为冬天吃菜犯难了。
  我小的时候,最怕过冬天,不仅因为天气寒冷,更怕的是冬天里看不到绿色,吃不到新鲜的蔬菜。那时候到什么季节吃什么菜,冬天里基本上没什么时蔬,家家都忙着购冬菜。印象中因为家里人口多,每年秋末都要买上几千斤的大白菜,几百斤的土豆、萝卜等。那时候买菜都是单位给派车,几户职工联合起来,浩浩荡荡地涌向农村,涌向田边地头。农民兄弟们很实在,买菜不用秤称,而是论“垄”,每垄多少钱。在一望无际的菜地里,与村民谈好价后,买家自己动手“砍白菜”。大人们砍白菜,小孩子也不闲着,在田间里打闹,专选细嫩的白菜芯吃,忙得不亦乐乎。装车后,白菜堆得很高,大人孩子们就爬到高高的白菜堆上,解放牌大卡车慢慢地开,大家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满眼都是收获的景色。
  买完了大白菜,还要买土豆、红萝卜、胡萝卜、芥菜等。黑龙江的土豆个儿大味美,最受百姓宠爱,一溜溜来自产地的大卡车停在指定的地方,家家户户都准备好麻袋,男女老少齐上阵,搬仓鼠般地把土豆运回家,将本不宽敞的仓房、院子装得满满当当的。
  刚下来的冬菜水份大,买回家后还得晾晒。白菜多,院子里放不下,就放在屋顶。那时候很少有楼房,百姓住的绝大多数都是平房,一两个人爬上屋顶,更多的人在地面,用“空中接力”的方式,把大白菜一棵棵地运到屋顶,摆得整整齐齐。院子里则摆满了红、白皮萝卜,黑皮土豆,绿色芥菜疙瘩等,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
  冬菜晾好后,就开始复杂地腌制“流程”,把一部分大白菜腌成酸菜和咸菜,腌的时候要把握好水温和盐量,否则腌制的白菜就会味道不好或腐烂变质。同一片地里长出的白菜,经不同的人腌制,腌出的酸菜或咸菜味道迥异。把萝卜切成条,用盐腌好后风干。把芥菜煮熟,一部分做成辣菜,一部分晾干做成芥菜疙瘩,吃的时候用锅蒸一下或是用明火烤,咸中透着鲜,是百姓餐桌上不可缺少的一道副食。
  虽然没有新鲜的蔬菜,但每家每户的餐桌上也并不单调,尤其是年除夕之夜的团圆饭,孩子们放完鞭炮后,贪恋地守候在餐桌前,看见心灵手巧的母亲把一盘盘、一盆盆热气滕滕的冬菜变戏法般地摆满了餐桌:香气扑鼻的五花肉炖酸菜、红加白的箩卜丝虾米汤、又细又好看的肉末土豆丝、拌了小磨香油的芥菜疙瘩、加了红色辣椒的糖醋白菜片……至今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垂涎三尺,当年的感觉就一个字——“香”。
  如今,贮藏冬菜的概念已淡出人们的记忆,中老年人的脑海里也日渐模糊,在青年人的世界里更是消失无踪。但是,那个年代留给我们关这一代于冬菜的记忆,却犹如“原声态”歌曲一样,朴实纯真,无法从记忆中抹去……

 



打印】 【纠错】 【关闭

   
网站地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