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 > 改革故事
视力保护:
最后的气焊工
来源:浙江火电 作者:黄吉祥,郁爱定 日期:2018-06-07 字号:[ ]
  35年前,也就是中国能建浙江火电创建25周年的那个夏天,我们通过浙江省电力工业局组织的统一招工考试,被公司录取,成了电力系统的第一批城镇合同制职工。记得在参加新工人入职教育期间,班主任要我们每人填报自己想从事的工作意向,相当于现在填报高考志愿。意向表上显示的工种大致有电工、钳工、瓦工、焊工、炊事员等几种,当时有好多人自己拿不定主意,回家去征求父母意见。我虽然也不懂这些工种到底是干什么的?不知道哪个好哪个不好?可是我直接填报了焊工,原因是我在被公司录取前不久,刚看过一部名为《都市里的村庄》的电影,电影讲述了上海某造船厂里发生的故事,主角是一名漂亮的女电焊工,在艰苦的工作环境里作出了不平凡的业绩,并成长为一名劳动模范。用现在的话说,这是一部弘扬劳模精神的励志影片,因为这部电影,我对电焊工这个职业充满了向往,便毫不犹豫地填报了当焊工的意向。
  一个月后,入职教育结束了,大部分人直接去半山电厂工地报到了,我也如愿分到公司新组建的焊接队,正式成为一名电焊工并开始了焊接专业技能培训。三个多月的培训结束后,怀着紧张激动的心情,我和几十位小伙伴一起挤上了开往宁波的列车,没有座位,在火车和换了几趟的公交车上站立了大半天后,终于在傍晚到达了我们工作的第一站——镇海电厂二期工地。
  到镇海工地后,我们有七八个人被分到了气焊班。班里本来有二十多名焊工,男男女女都有。我们进去后,或许认为是接替他们的人到了,班里的老焊工开始陆陆续续有人调走,我们倒慢慢地成了气焊班的主力焊工。虽然之前有过三个多月的焊接培训经历,但当初只学过电焊,除了切割过几次钢板,大家对气焊都一窍不通,只有跟着老师傅在工作中慢慢地学。那时镇海电厂二期工程还没有正式开工,我们只能做些基础工作,既有电焊的,也是气焊的。跟着几位老师傅一起铺设从氧气站、乙炔站到施工现场的气体管道,埋设虹桥在建新生活区的自来水管,拼装地面冷作平台等工作。有几次我们还去镇海的后海塘加工厂切割钢板,一去就是一星期,住在后海塘的招待所里。时值盛夏,虽然头顶炎炎烈日,脚踩火烫的钢板,汗水还不停地往下淌,滴在钢板上发出“嗤嗤”的响声,但当时并不觉得有多苦多累。有时晚上还加班,没有加班费,每人发二角菜票三两饭票,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当年11月,公司工会和焊接队在镇海工地举行焊接比赛,我意外地获得气焊(其实只是气割)第一名,奖品是一只铁壳热水瓶,自己舍不得用还带回了家里。王剑英当时还在锅炉队,担任这次比赛的评委,他说的一句话令我很受鼓舞,至今仍记忆犹新:“这样的水平就算几十年的老焊工也不一定能做到。”
  刚开始的时候,我总觉得气焊工在工作时的状态实在有些滑稽可笑,戴着一副墨镜,神情专注,左手执一根焊丝,右手握一把焊枪,对着焊缝不停地摆动,焊炬喷嘴里发出呼呼的响声,看上去,活像是一位在街头拉着二胡卖艺的盲人。
  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气焊比电焊更实用一些。有时同事的脸盆、饭碗、茶杯等物件有破洞了,舍不得花钱买新的,叫气焊工帮忙补一下后,仍能继续使用。那时候我们用的这些器皿大部分都是搪瓷做的,破了还能用气焊修补,虽有损公肥私的嫌疑,就算被队长、班长们看到,往往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因为那个年代大家都不容易。
  再后来,工程上用到气焊的地方越来越少了,气焊工的工作变成以气割为主。我在汽机管道班配合钳工工作,主要是管道切割、修坡口。一般的切割钳工都能自己做,但有些特殊的切割还是需要专业的气焊工。如主蒸汽管,厚度达50到70毫米,如没有一定的技术,想割穿都有些困难,更不用说完整的切割下来了。再比如薄板切割也很难,速度要快,角度要大,不然非但切口不齐,氧化和变形都会很严重。有时还有水下切割,把燃烧着的割炬伸进水里,可以将完全泡在水中的金属件切割下来,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在实际操作中还是可行的,只是切割不了厚度太大的材料,而且时间也会久一些。
  那时的气焊工在随身携带的钥匙圈里一般都会有个自制的通针,是用废钢锯条磨制而成的。在气焊工配备的工具里也有专业的通针,一个扁扁的塑料盒子,装着一组粗细不等的麻花状钢丝,可是我们觉得专业通针既不实用也不方便,远不如自己打磨的好用。我们把断钢锯条的锯齿用砂轮机打平,将一端磨得长长细细的,就成了很实用的气焊通针。不管是气焊或气割,当喷嘴堵塞不能正常工作时,用自制的通针处理一下十分方便。
  一直过了很多年以后,我因为要把户口从家里迁出来,就去原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办理相关手续。当我拿到户籍证明时,惊奇地发现单位职业一栏居然还有“气焊工”三字。我不得不佩服派出所的神通广大,不但知道我的工作单位,连我在单位当气焊工也知道。我拿着户籍证明去另一个派出所办落户时,工作人员仔细看了一下后,问我现在还当气焊工吗?我说早就不干了。于是他就把这一栏的信息直接删除了。
  我们那个年代的焊工都有师承关系。我的师傅王仁友是一位退伍军人,在我跟了他一年多后,因为家庭需要照顾,调到老家的发电厂去了。师傅的师傅是王俊,我进单位那年他已经不当气焊工了,从事劳资工作。师傅的师傅的师傅,是曹玉林,在公司气焊界属于祖师爷级别,技术精湛,有口皆碑,号称“火电一把刀”,当然,这把“刀”既不是手术刀,也不是剃头刀,而是气焊割刀。他早在1959年就获得浙江省先进生产者的荣誉,享受省劳模待遇。若要再从曹玉林排上去,我就不清楚了。
  随着国内外焊接新技术的不断涌现,焊接设备、焊接工艺也越来越先进,气焊这种焊接工艺慢慢地退出了人们的视线,这也是浙江火电焊接工艺改进、科技进步的体现。从我们那一代以后,公司里基本上没有专职的气焊工了。照这样说来,我们这一代就可以算是公司最后的气焊工了。



打印】 【纠错】 【关闭

   
网站地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