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 > 改革故事
视力保护:
我在工地放电影
来源:华东建投 作者:黄吉祥,郁爱定 日期:2018-07-17 字号:[ ]

  稍微上点年纪的人都知道,中国能建华东建投浙江火电曾经有一位也是迄今为止惟一的专职电影放映员,名叫汪厚淑,大名鼎鼎。那时候只要在路上碰见他,打招呼的第一句话基本上都离不开电影,不是问工地上什么时候放电影?就是问今天晚上放什么片子?几十年来,汪厚淑究竟在多少个工地放了多少部电影,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在嘉兴工地跟着汪厚淑放过几年电影,也可以说,汪厚淑是我放电影的师傅,实际上我也是汪厚淑的最后一位跟他放电影的徒弟,因为从1996年嘉兴电厂一期工程结束后,公司包括其他所有工地从此就再也没有自己放过一场电影,再也没有出过新的电影放映员。
  我是1992年7月从北仑调到嘉兴工地的,当时工程还没有正式开工,连生活区还在建造当中。考虑到一期工程结束后,接下去还有二期、三期等后续工程,电厂规模大,施工周期也比较长,嘉兴工地的生活区设施布置是比较超前的,也是公司有史以来条件最好的一个工地生活区。四层的公寓楼,第一次把自来水通到了宿舍里,并配有厨房、卫生间,生活区超市、银行、舞厅、卡拉OK厅等一应俱全。还建造了一座电影院,当然不是正式的电影院,而只是一个大会堂,但职工都习惯叫电影院,有近千个座位,外观颇为气派。耸立在正大门上方“浙江火电会堂”六个漂亮的霓虹灯大字,是陈斌的手迹。会堂建成后,公司从此改变了长期只能在工地食堂放映电影的传统。
  电影院的主体建筑完工后,我们工会的几个人自己动手,安装了舞台两侧灯光和音响的操作室阁楼,爬到天花板上挂窗帘,还给每一张椅子喷上了座位号。在当地电影公司技术人员的帮助下,在后楼的放映室里安装了两台全新的松花江35毫米电影放映机,经过一个多星期的精心调试,具备了放映条件。据电影公司的技术人员介绍,这座“电影院”虽然建筑设施简陋,但两台放映机却是当地最好的,先进程度已经超过了平湖电影院。
  1993年秋天,工地“电影院”终于开张了,首映那天放的是什么电影,我已经想不起来了,但只记得这部电影连续放映了两晚,而且每场都是爆满。火爆的场面并不一定源于这部电影如何精彩,而是当时的文化生活还相对比较贫乏,工地上的职工和当地村民对这座新落成的电影院无疑有一种新鲜感。
  在电影院正式开张之前,还有一段小小的插曲。汪厚淑在调到嘉兴工地之前,已经在公司放了几十年的电影,足迹几乎踏遍了浙江省的所有电厂、送电、变电工地。因为是流动放映,以前的放映设备都是16毫米便携式的提包机,拷贝也很轻便,手一提,肩一扛就能走。嘉兴工地安装的是35毫米固定机,与16毫米提包机相比,区别还是很大的。电影放映员是需要持证上岗的职业,汪厚淑持有的16毫米机操作证按规定是不能放映35毫米固定机的,就跟小车驾照不能开大货车是同样道理。当时在嘉兴工地只有汪厚淑一人持有操作证,而且还是不能用的。其实,我和汪厚淑、黄小毛三个人都一起参与了电影设备安装调试的整个过程,电影机的构造和原理基本上都清楚了。电影放映并不太难,我们在电影公司技术人员的指导下,在安装调试结束时,都已经掌握了35毫米电影放映的几个关键步骤和常见故障处理方法,直接上机操作一般不成问题。但汪厚淑是个很讲原则的人,他说自己不能违规操作。后来电影公司的领导做了工作,既然监管部门都默认了,汪厚淑也顾全大局,终于同意开机放映。在开始放映最早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每次都有电影公司的技术人员在旁边指导,放映工作一直都十分顺利。
  根据操作规程,每次放映电影必须要有两个人。电影院开张不久,黄小毛到杭州西湖电影院实习去了,半个月后,领到了放映资格证。接下去本来是轮到我去考试取证的,但因为工地上人手少走不开,电影公司的领导也说了,以我当时的放映技术,可以免考,他们会直接发一本放映资格证给我的。结果,直到嘉兴工地电影院关门,我也没有领到他们许诺的电影放映操作证。也就是说,我那几年放映电影全部属于无证操作。
  电影的片源,一开始我们是直接去嘉兴电影公司选拷贝的,在拷贝摆放得密密麻麻的片库里自己找,因为既没有清单,也没有索引,很难找寻,好久也找不出一部新一点的片子来,经常放老掉牙的电影职工兴趣不大。后来在电影公司的协调下,我们的影院也列入了嘉兴市乡镇影院的电影排片计划,拷贝自行流转,这样我们也可以放映新片了。每到月底,就会收到一份嘉兴电影公司的排片表,可以清楚的看到什么时候放什么电影。电影放映当天,上一家影院会负责把电影拷贝托运过来,当然,我们放完后,也要把拷贝安全地托运到下一家放映单位。
  在电影正片放映之前,我们一般会先放几分钟的幻灯片。简单的幻灯是用钢笔直接写在玻璃片上,透过聚光灯照射到银幕上,内容多为提醒观众的注意事项。如遇重大节日,工程重大节点,或公司有大型会议,播放几条标语,也能营造一些气氛。除了自己写幻灯以外,还可以向电影公司购买新闻幻灯片,其实就是彩色新闻图片的反转片,在没有网络的年代,播放这些幻灯片还是颇受观众欢迎的。
  实际上,我在工地只是一名兼职的电影放映员,和工地上的其他职工一样,白天都要去现场的办公楼里上班,一天的工作也是排得满满的,放电影只是我的业余工作。每次放电影,还需要提前做些宣传工作,写几张海报贴到影院门口和其他的几处醒目位置,能让更多的观众获取放映信息。当然,我们不像专业的电影院每天放映,每周只放映一至两场,一方面是由电影公司排片决定的,另一方面新鲜期过后,观众的热情也慢慢减退了。到了工程后期,每场电影的上座率一般也只在三成左右,除非放映热门的香港大片,上座率才会回升一些。
  我在嘉兴工地究竟放了多少场电影,我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电影院开了三年,我就放了三年的电影。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在嘉兴工地放过的电影数量一定超过了我之前看过电影的总和。虽然放了那么多,但自己却很少有机会看电影。因为放映员在工作时必须全神贯注,开不得半点小差。就像开大巴的司机不能和乘客一起看录像一样,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发生放映事故。
  直到1996年下半年,嘉兴电厂一期工程竣工后,大部分职工转移去了别的工程,工地冷清了,电影院自然也就停业了,我也离开嘉兴工地回到了公司总部。后来,虽然二期工程也如期开工,但电影院却被拆除了,改建成一家对外营业的餐厅。虽然觉得很可惜,但也是无奈之举。因为从那时起,随着网络的兴起,职工的业余文化生活也多样化了,电影对职工也就慢慢失去了吸引力,加上设施陈旧落后,影院关停也是必然趋势。
  现在,电影早就数字化了,传统的拷贝电影已经成了历史,嘉兴工地那座曾经辉煌一时的电影院很多年前已经拆除了,早就被人遗忘。但是,在工地上为职工放电影的那段经历却是令我久久难忘的。

 



打印】 【纠错】 【关闭

   
网站地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