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 文学
视力保护:
秋风与母亲
来源:安徽电建二公司   作者:李萍   日期:2019-01-11   字号:[ ]
  十月,秋风将家乡的落叶染上金色,寒风还没那么凌冽,只是悄悄地抚上后颈,穿过衣衫,一阵凉意飘渺而过,温柔地让你知晓它的到来。而离家乡两千公里外的越南一切还是欣欣向荣的模样,时间似乎停住了脚步。只是在消失无迹的知了声中,在斑驳一地的残花下,在每日弹指渐近的余晖里,一切都在悄然衰败。
  仔细想想,这是我离开故土后遇见的第一个秋天,也是我与母亲分别后的第一个秋天。
  从我记事起,我的母亲就全身心的照顾我的生活,三餐茶饭,四季衣裳。父亲不常在家,家中琐事全依靠她一人面对,她的性格越发坚毅好强,要求甚高,我却古怪叛逆,与她的相处只觉乏味,方枘圆凿。当同龄人的母亲忙于工作时,她便在客厅、厨房和卧室间来回穿梭,繁于家务,她于我的记忆只是一个忙碌的、模糊的背影。
  秋来秋往,母亲就在一阵又一阵秋风中,迎迓我归家,又目送我离开。
  大学的假期总是在这橘色的季节里来临,我还能如期赶在秋叶落尽前悄悄推开家门,我热衷于看她惊喜的表情,然后听她口是心非的说一句:“哎呀!我就不喜欢你不打招呼就回来,家里什么都没准备呢。”然后欢喜地问我;“你要吃什么?我给你做。冰箱里有你喜欢吃的鸡翅,还想吃什么啊?”还是我记忆中的口吻。
  当我取出通往未知的机票,抖擞急于高飞的翅膀,再与母亲的见面更是社燕秋鸿,好像还没有认认真真把她的样子刻在心里,就又浅了浅了......有时回想,我还不能清楚地描绘出她挑起眉毛的弧度,眼里满溢关怀我的神情或是送别时嘴角向下的模样,但久久在我记忆中无法抹去的也是她,是她的声音,是她身上独一无二的味道,是某个傍晚一起走过的一小段路,是一阵温柔裹身的秋风。
  我们那些尖锐的性格也似乎被时间的齿轮碾碎,她的性子愈发和善,话也多了起来。我乐于默默地听她分享生活中寡淡的细枝末节,平静的、缓慢的、琐碎的,像念一首冗长的诗歌。秋日暖阳透过纱窗盖在我们的身上,她的轮廓在这道光里变得清晰了,光晕如蜜,染上了她下垂的眼角和皲裂的指尖。我想起我曾在老相片里与三十七年前的她对望,乌黑的双麻花辫,杏腮桃颊,穿着碎花连衣裙倚窗站立,眼中含笑。而现在我觉得一切我熟悉的都在衰老和剥落,她头发好像变少了些,手臂上的黑斑好像多了些,我好像很久没有这么近、这么真切的看她了。
  可能人生中最残酷的事便是当我认识她时,母亲就已经是“母亲”,她将那些熠熠生辉的青春隐藏于身后,背负起责任迎接我的降生。她的光彩都混进了生活这杯白开水里,越来越淡了。而我对此一无所知……
  秋天是城市里很短的一季,是人间的过客,就像年少的我是家乡的过客。无边的晚风触及万家灯火,适当的萧瑟令人清醒。在这样温柔的季节里,让漂泊的浪子百感交集,有挥之不去的乡愁,有数不清道不明的感悟,有千百种托不起的心绪。秋风又起了,走远些吧,把游子的思念带入故土,带进母亲的心中。
  后记:这篇文章写了半月之久,拿起笔时才感到我对与母亲的了解少之又少,我好像错过了她的前半生,而她的后半生我也参与渐少。时光很短,似乎总有那么一点来不及,来不及相望,来不及宽慰,又来不及陪伴。时光很长,一句简单的“谢谢”用尽一生也说不完。


打印】 【纠错】 【关闭

   
网站地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